咸鱼翻身吗

极度懒,懒到恨不得被踢屁股的地步。一应也是个社畜.....主要写点冲田组or新选组的辣鸡小短文,晕车,不喜欢开车,无碳出行。微博常年舔屏三次元爱豆路所以就不公开了果咩qwq

吾刀之灵04

写各位客官点的文之前先把拖更了一万年的吾刀之灵更一下,其实已经写好很久了但是一直觉得不满意......越写越觉得不满意..........改了好几稿....结果最后也就そのままqaq献丑了,就当看着玩吧

————————————————————————
新年第一天的阳光非常好,就像是为了鼓励人们用心生活、努力前行似的。还有一些积雪没有化完,堆在路边、堆在树枝上,被阳光照耀着,大白天好像也有了满眼的星星一样。

土方先生带着堀川,准备去新年参拜。屯所的年轻人们,都回家的回家,休假的休假,留在屯所里的几个老队员,昨天晚上聚在一起喝了一场。土方先生在兴头上喝多了一些,今早醒来头有一些疼,不过新年参拜是一定要去的,这是堀川来到自己身边的第一年,怎么说也要带这个小家伙去一趟神社。
不知道总司是不是已经先去了。土方先生看着总司紧闭的房门,心里这样想着。他那样宠清光,一定早早地带他去神社参拜,求个早签,挂个绘马,祈求这孩子来年一切顺利。对于他们来说,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战场,可千万不要伤着,更不能断了。土方先生看着在屋里激动地跑来跑去拿这拿那的堀川,“他还那么小,”土方先生心想,“但是他始终是一把刀。”
他天生的归宿就是战场。

“行啦堀川,咱们去神社为什么要带风筝!”土方先生回过神来发现堀川竟然试图把墙上挂着的风筝也随身带着,连忙阻止:“快放好快放好。”惹得堀川撅起了嘴。

跟土方先生一样,总司今天也有一点头疼。
清光背对着他,面对着墙壁,气呼呼坐着已经有半个时辰了。
“清光?”总司第无数次试图与他沟通,“咱们先去神社参拜好吗?今天可是新年头一天,咱们去完神社,我答应你陪你在附近的空地和堀川一起放风筝,好不好?”
“不要。”干净利落的回绝了。
总司也很无奈。
他看着还蜷缩在被窝里睡得香甜的安定,叹了一口气。

是的没错,自己的另一把打刀,大和守安定,在新年的第一天出现在了他和清光的身边。没有谁知道安定究竟是出现在深夜还是凌晨,也没有谁知道安定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反正新年第一天,清光醒来的时候,安定这孩子已经在自己的被窝里呼呼大睡着了。所以清光一直生闷气到现在。

“我还从来没有和冲田君睡在一个被窝!”清光是这样说的。

不过也是奇了,安定这孩子对自己倒是意外的亲近,不像清光,长大了就没有小时候这么黏着自己了。因为本体刀脊骨非常纤细,所以这孩子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头发是深海一样的蓝色,像海草一样,光亮光亮的,散落在自己的枕头上。他的皮肤很白,左眼有一颗小小的泪痣,可能因为被窝比较热,小脸红扑扑的,额头有一层细汗,几缕刘海湿哒哒地沾在额头上。总司拿帕子把他额头的汗擦了擦。

买这把刀的时候,被老板提醒了很多遍,这是一把很难以使用的刀。换句话说,这把刀很挑人,因是合取工艺,所以刀脊虽薄但却异常锋利,能七胴之斩,需勤练才足以趁手。
但话又说回来,清光也是这样的刀。总司并没有觉得难以使用,相反,土方先生说像清关安定这样的刀,就得总司这样善于突刺的人用,才不算浪费。
总司心里百感交集。

清光也一样。
大和守安定,自己想了无数遍他什么时候出现,什么时候能和自己一起玩,能一起陪着总司。总司有时候不愿意带他出去巡逻,带着安定走的时候,清光常常在想安定要是早点出现就好了,能在总司身后保护他。这样想的次数多了,竟然对安定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怨,恨不得现在就摇醒这个熟睡的家伙问个清楚。
“你要答应我。”想了很久,清光总算开口,“下次也要经常带我出去巡逻,你老是带安定,我留在屯所太无聊了。”
“好好好,我答应。”
“就算不带我出去也要给我买团子吃,买金平糖!”
“这有什么,我哪回出去没给你买。”
“我要比安定多!”
总司被逗乐:“好,还有呢?”
“嗯……暂时没了。”清光绞着自己的小辫儿,“我想到的话再告诉你。”

总司看着这个闹别扭的孩子,自己的刀,怎么会不了解。清光他生性敏感,患得患失,平时自己出去巡逻的时候,怕伤着他所以不带着他,他倚在屯所门口看自己离开的背影,眼神里全是担心,可是还要嘴硬是一个人太无聊……也许跟当初还在刀匠那里的时候有关,摆在货架上时间很久无人赏识,甚至被指指点点说并不是一把好刀,同一批的伙伴都陆陆续续找到了主人,唯独他迟迟遇不到伯乐,逐渐开始怀疑起自身的存在是否有价值,是否值得,直到碰上了自己。清光可以说是把他自己的一辈子都全盘托付了。

不过话说回来,清光、安定,土方先生的堀川、和泉守,近藤先生的长曾弥,还有屯所所有的刀剑,都把自己的一生放心的交给了我们……
总司看着睡梦中的懵懂无知的安定,心疼地叹了口气。

孩子们的未来,他实在无法保证。形势一天比一天严峻,今年的这个新年,是他们三人第一个一起过的新年,也可能是最后一个。明天的事情,谁也说不清。
“安定。”他默念着安定的名字,“安定。”

我能做的,只有在我活着的时候尽力护你们周全。
我知道你们也是。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