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翻身吗

极度懒,懒到恨不得被踢屁股的地步。一应也是个社畜.....主要写点冲田组or新选组的辣鸡小短文,晕车,不喜欢开车,无碳出行。微博常年舔屏三次元爱豆路所以就不公开了果咩qwq

无题

今晚看完花丸的衍生物。
碎刀注意!!总司咯血注意!!
不要给我寄刀片!!我自己扯裤腰带房梁解决!
安定冲进池田屋会亲眼看到什么,希望花丸不要像我想的这样搞事

——————————————————————————

“冲田君!”安定看着独自冲上二楼的总司,急得大喊。他刚想要追上去,长州敌军猝不及防的一击,樱花发夹应声落地。

这就是比时间溯行军更像鬼怪的人心啊!

容不得丝毫迟疑,敌军又一刀而落,安定拔刀从容应对,招招严守却不进攻。他明白,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自己不能轻易地卷入这个时代的战斗,他也明白今晚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卷入这场战斗。
可是聪明伶俐的安定知道很多道理,就是不知道现在清光正在屋顶,听着刀剑相撞的打打杀杀,心里翻江倒海,攥着拳头担心着自己。

冲田君由我来守护。
安定三两招摆脱了长州武士,迫不及待地追上二楼。夏季闷热,二楼比一楼更是酷热难当,老天爷憋着一场大雨不下,空气里满满的是暴雨将至的水汽,混着血腥味扑鼻而来。
追上二楼的安定一眼看到了总司在内室战斗,映在门上的剪影。总司手里的刀来去无踪,极其锐利,敏捷得像只猎豹。即便刀的剪影因为挥刀速度很快而模糊难辨,但安定还是认出了这把刀。
怎么会认不出这把刀,他与自己从小朝夕相处,现在就在屋顶等着自己。

“杀啊——”屋内敌人突然的大叫让安定回过神来,是这儿了,就是这儿了!真正的池田屋!总司从未带他来过的池田屋!他很想推开那扇半掩的门,他伸出手去。
“不行。”就在他快要碰到门的一刹那,突然有人拽住了他,“安定,不行。”
是清光。
此时的清光因为先前的战斗,脸上已经有了一层薄汗,他的刘海一小撮黏在额前,鼻尖上的汗珠闪着光。
他的领口沾着血。
血?时间溯行军可不会流血!
“清光你......”安定指着他的领口血渍,“你杀了人?”
“刀生来就是为了杀人。”清光很冷静,甚至在这份冷静里有种怒气,“更何况,我要进来带走你,谁敢拦我。”说着他就把安定往外拽。

就在这时,原本虚掩的门突然被撞开,重伤的长州武士试图逃跑,他捂着自己的伤口夺门而出,正巧撞在安清二人面前。这武士看到安定的羽织,立马挥刀相向,没有任何迟疑。安定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清光一把拉到身后。只听得两剑交锋时的“叮铛”一声,不同的是这一声格外的响亮,甚至有种刮心之感,安定突然觉得自己胸口有点疼。

“真是傻子,这种情况下,不好好打起十二分精神战斗,反而在发呆。”面前的清光说着话,长州武士应声倒地,胸口插着半截刀。

安定认得那把刀,即便只有半截。
那把刀与自己从小朝夕相处,一分钟前还在屋顶等着自己,一秒钟前还把自己拉到身后。
“冲田君没有教过你,战斗的时候不能走神吗?”清光的声音突然颤抖,站也站不稳。
“清光!!”安定赶忙扶住他,这才发现心急帮自己挡刀的清光直接用刀不讲任何剑法刺穿敌人的胸甲,这样的冲击即使是太刀也无法招架得住,“清光!”安定感受到自己扶住的这个人身体在慢慢变凉,变透明。他说不出一句话。

“我......直到最后,都是被爱着的吗?”

屋内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安定觉得这一刻,自己的心像是被热油淋遍,被烈火灼烧。

加州清光,碎刀。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