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翻身吗

极度懒,懒到恨不得被踢屁股的地步。一应也是个社畜.....主要写点冲田组or新选组的辣鸡小短文,晕车,不喜欢开车,无碳出行。微博常年舔屏三次元爱豆路所以就不公开了果咩qwq

吾刀之灵

最近不知道咋了就是很想写总司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刀出现刀灵的故事
也就是总司第一次见到人形化的清光,清光还不会说话,总司就教他说话教他走路啥啥啥的。
第一更。
幼稚园文笔
希望大家喜欢。

——————————————————————————————
刀有刀灵这回事儿,在今晚之前冲田总司从来没有信过,他一直以为刀灵只是刀匠编出来装神弄鬼骗取销量的假话。不错,刀用得久了确实会变得好像和自己有默契一般,可是说它会化成人形甚至还会开口讲话这种事情,冲田总司是一百万个不相信。

直到今晚,他洗漱完毕回到屋里,看见屋里竟然乖巧地坐着一个陌生的孩子。他打开门的时候,这孩子正在摩挲着自己的加贺清光。

总司被这个场景吓得后退三步大叫了一声,他颤抖着问道:“你......你是谁?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会在新选组的屯所?”

男孩头发乱蓬蓬,脖颈处的碎发松散的垂在肩膀上,柳叶眉,桃花眼,脸蛋红扑扑,嘴唇薄薄的,最妙的是唇下生来一颗小痣。他穿着件深红色的甚平,皱巴巴的,显得整个人像只小鹿一样小心翼翼。看样子他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

男孩头歪了歪,没有回答,只是甜甜的朝着总司笑着。可是不管他笑得多甜总司只感觉后背发毛。深更半夜房里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男孩,虽然他长得那么可爱笑得那么甜,可是换谁谁都冷静不了。

“这里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你的父母呢?这么晚了赶快回家去吧!”
男孩的表情瞬间沮丧了下来,他低着头,时不时偷瞄一眼总司。“你听得懂我的话?”总司察觉到了他表情的变化,“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张了张嘴,可是只发出了一连串没意义的音节,叫人摸不着头脑。
是个哑巴吗?总司心想。他打量着这个孩子,深红色的衣服,内边镶着红黑相间的菱格,手腕处缠了打着浪人结的白布条,坐在自己的加贺清光旁边,一脸的无辜天真。

浪人结,这种绑法倒是很像自己在加贺清光身上绑的下绪。

“宗次郎?”闻声而来的近藤先生出现在廊上,“何故夜半吵闹?”
“近藤先生,这......”总司指着屋里,不知道该怎么描述。
近藤先生疑惑地向屋内看去。男孩乖巧地坐着,手里捻着自己手腕上的白色布条,他一对水灵灵的眼睛里满是局促不安。
“哈哈,宗次郎,你没觉得这孩子,长得挺像你吗?”近藤先生突然笑了。
“啊?近藤先生,您说什么呢......”总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不成局长这是在怀疑自己有私生子吗?天地良心!我冲田总司长这么大,可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摸过啊!

“我说,这孩子是你的刀灵啊!”近藤先生拍着总司的肩膀,“这把清光你刚用了一年就出了刀灵,真是把不错的利刃,看来,你的清光很喜欢你。”

“等下,近藤先生,您是说,这孩子是我的刀化身的刀灵?”总司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世上真的有刀灵?这孩子是自己的加贺清光?
他看向那孩子,孩子也在看他。乱乱的碎发,一尘不染的眼睛,唇下一颗精致的小痣,不安的捻着衣袖的手,尤其是那件甚平,他坐在自己的加贺清光旁边,和刀鞘的颜色一模一样,包括手腕上的浪人结,也和加贺清光的下绪完全相同。总司感到不可思议。

“可是,近藤先生,您怎么知道这是刀灵?”
“能化出刀灵的刀,一定是和主人同声同息的。人们都说我的虎彻是赝品,化不出刀灵,可我从来不信。”近藤先生的神情突然变了,“我研究过刀灵,所以知道他们出现的时候是什么样。宗次郎,这孩子是我们屯所的第一个刀灵啊!”

当晚,近藤先生走后,总司看着这男孩,十分头疼。他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呢,突然就要照顾一个孩子,还是个刀灵。可是这孩子倒是活泼得很,趴在榻榻米上玩着清光的刀鞘,在两臂之间滚来滚去,发出清脆的叮当声,逗得笑个不停。
这到底有什么好笑?总司想不明白。
怎么和这孩子相处,总司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啊话说回来,也不能老是“这孩子”“那孩子”的叫他,得给他起个名字才好。

清太郎?——感觉怪怪的......
光次郎?——还不如清太郎......
加贺丸?——这又是什么鬼名字!
啊啊啊啊啊烦死啦!总司刚想了三个,就觉得脑壳疼。
不管了,既然是自己的刀灵,就还叫加贺清光吧。
啊不行,得和本体刀区分开。
那么就......加州清光吧。这样好听些。

“哎!你!”总司开口,清光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小游戏,好奇地看向他,“你......你......”
该死,这孩子的眼睛真好看。
“你的名字是,加州清光。喜欢吗?”
孩子听了这句话,脸上的表情像是春日的小鹿看见了路边的刚开的小花一样突然明媚起来,他很高兴,一骨碌从榻榻米上爬起来,围着总司转圈圈。
“你很喜欢呀。”总司被逗乐,一把拉过他,“别跑,当心摔了。我教你念自己名字,你跟我学好吗?”
清光点点头。

“か——しゅう——”总司认认真真地咬着音。
“が——しぅ——”清光也认认真真地跟着念。
“不对哦,是か——しゅう——”
“か——しゅう——”
“真棒,接下来。き——よ——み——つ”
“ぎ——や——み——づ”
“很好哦清光就快学会啦,再来遍,き——よ——み——つ”
“き——よ——み——つ”
“嗯很棒,我们连起来念一遍好吗?”
...........

总司房里的灯一夜没有灭。
“早上啦宗次郎起来练习啦!”已经过了集合时间还没见到总司的藤堂平助打算来掀总司的被子。
他推开门,看见总司搂着清光,靠着墙。清光睡在他的怀里,小脸红扑扑。总司竖起手指做出“嘘”的声音示意平助小声些。
“这是......?”平助楞了。这什么情况?
“清光刚睡着没多久,你声音小一些。”

                                           【未完】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