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翻身吗

极度懒,懒到恨不得被踢屁股的地步。一应也是个社畜.....主要写点冲田组or新选组的辣鸡小短文,晕车,不喜欢开车,无碳出行。微博常年舔屏三次元爱豆路所以就不公开了果咩qwq

吾刀之灵03

哇真是对不起一下子拖了这么久......
让大家久等了!承蒙不弃!
看完上海公演之后卡文了说实话,写起来总觉得不是那么顺手,就算写出来了,也觉得不满意....
对不起!OTZ
一万个抱歉!

——————————————————————————

刮了一夜的北风,敲得窗子扑棱棱响。清光一夜没睡好,早上起来吃早饭的时候不停地打呵欠。“这小家伙怎么回事?”近藤先生注意到无精打采的清光,问道。“近藤先生,窗户纸该重新糊啦!”清光嚼着饭团口齿不清地说,“漏风!”
他的话逗得屋里的人都笑了。

这一日,是文久三年,腊月廿七。京都下起了雪。屋里炉子上煮着茶,咕噜咕噜的声响像和尚念经,屋外大雪纷飞,下雪的世界很安静。

吃完早饭,总司被近藤先生叫去商议事情,清光百无聊赖一个人趴在房间,看着屋外的雪。他的小脑袋里在想很多事儿。来到这里已经一月有余,也许是刀灵灵体的原因,他成长得很快,总司说,他的衣服都来不及做,今天刚做的新夹袄,明天袖子就短了一截。清光瞄了一眼总司放在屋里的羽织,偷偷地拿起来套了套,果然还是嫌大了些,但估摸着过不了几天,再穿就能正正好了。他想穿着羽织和总司一起巡逻,可是总司老说出去巡逻很危险,就是不让他跟着。

正这样想着,堀川突然来敲他的房门。
“清光!”他推开房门,探头探脑的,“雪停了!堆雪人去么?”
清光手忙脚乱脱了一半的羽织还拿在手里,被堀川撞个正着:“哈哈,清光,你偷偷穿冲田君的衣服!”
“胡说!我只是…我只是看看衣服晒干了没有!”清光脸红到耳根,赶忙把羽织叠好放回原位。
“哎呀哎呀,害羞什么嘛!穿羽织多好!我想,兼桑如果来了的话,应该也是穿着羽织的吧。兼桑穿羽织,一定很好看!”
又来了又来了,三句话不离兼桑的堀川。

“为什么觉得兼桑一定会穿羽织呢?”清光随口问了一句。
“嗯……我也不知道。”堀川挠了挠脑袋,“就是,胁差的直觉?”

堆雪人其实并不是清光爱做的事儿,他怕冻着手。近藤先生老说总司把他宠坏了,端个茶水也舍不得。在训练场训练,因为清光嘟哝了一句练习用的木剑磨损太厉害不趁手,第二天总司就给他打了一把新的。真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宝贝得不得了。

可是自从堀川也来了之后,清光就不停地在想新刀灵的事儿。堀川整天念叨着土方先生的另一把刀,连带着自己也老是想总司的另一把刀,大和守安定。虽说那把刀,总司并不常用,但是爱刀如命的冲田君依旧每日擦拭它,把它放在架子上好好的收着。堀川每天盼着那把名叫和泉守兼定的打刀出现刀灵,那么自己呢?自己是盼着那把大和守安定,还是……
清光自己也说不清。他既希望安定早日出现,又怕安定的出现会抢走总司的宠爱。但是那着实是把好刀。他趁着总司不在的时候拿在手里掂量过一番,寒光出鞘,刃如霜雪,背骨成峰,是把名副其实的利刃。他也着实好奇,这样的一把刀,刀灵会是什么样的。
而且总司老是不在,安定如果真的来了,就有人多陪陪他了。

“清光,你知道么,堆雪人最重要的就是,雪球一定要滚得又大又圆又牢靠,这叫做,打好基础。”堀川一边滚着手里的雪球,一边说,“你怕冻着手,我来帮你滚雪球吧!帮忙的事就交给我!你也别闲着,想想咱们的雪人要长什么样。”
堀川虽然比他矮了些,可还真像个大哥哥,办起事来一点也不含糊,哪怕是堆个雪人。“那我去找点东西来!”提到打扮,清光来了兴致。

他在屯所里像只燕子一样飞来飞去。问山南先生讨了副不用的眼镜,跟平助耍嘴皮子要来了一把黑豆,偷偷去土方先生房里拿了件羽织,撒娇打滚求到了永仓先生的斗笠,接着又飞到厨房偷了胡萝卜,本想到此为止,想想又一咬牙去自己屋里拿来了总司新买给他的红围巾。

回到院子里的时候,堀川竟然已经堆出了雪人大致的样子。不愧是胁差啊动作就是快!清光心想。“呐!东西我都找来了!”他把捧着的一堆东西放在石头上。“太好了清光,你拿来了羽织!”堀川看到了羽织,兴奋地说,“我可以堆一个兼桑了!”

“哈?”清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兼桑?”

“对呀!我说过了呀,心目中的兼桑,就是穿着羽织的!”堀川激动地把羽织套在了雪人的身上,他把雪人堆得比自己足足高出了一个头,往雪人身上披羽织的时候,踮起了脚才勉强够得着这位“兼桑”的肩膀。
他心目中的兼桑,真是高大啊!清光心想。

从近藤先生房里出来的时候,总司发现雪已经停了。
“事情比想象中难以解决。”土方先生叹了口气,嘟哝了一句。
“不怕,你可是鬼之副长。”总司笑着拍了拍土方先生的肩,“大不了吃点石田散药?”
“喂!你!”土方先生觉得又气又好笑,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
这时二人听到院子里有吵架的声响。

“不对!他一定是大眼睛!”
“可是我只找到了黑豆啊你就将就一下吧。”。
“不行啊黑豆太小了!我不要!”
“反正这也不是真正的他啊。”
“不要!兼桑是完美的!”

“是堀川和清光?”总司看向土方,二人都一脸的疑惑,“这俩孩子吵什么呢?”
“去看看。”土方先生说着就往院里走去。

“那你说他的眼睛用什么才好?”清光无奈地耸了耸肩,拿堀川一点办法都没有。
“兼桑他的眼睛,一定会和星星一样好看!”堀川坐在雪人旁边的石头上,看着雪人空空的脸,托着下巴说道。
“我上哪儿给你摘星星去嘛!”清光快哭了。

总司听了这话,忍不住笑出了声:“你们吵什么呢?”
突然传来的这句话让吵架的两个小家伙愣了一下。清光往总司看去,发现土方先生也跟在后头。他一下子想到,坏了,这件羽织……是偷的土方先生的!正雪人身上穿着呢!于是他一个健步就挡住了雪人:“没,没什么。”

谁知土方先生眼尖:“这雪人,还穿着羽织呐?你们堆的么?”说着他就要走近细看。清光连忙给堀川使眼色。
“啊!是啊我们堆的,还没堆完呢土方先生!您待会再来看!”堀川也反应了过来,慌忙去拦。

“你俩怎么了鬼鬼祟祟的,雪人有哪里不能让我看的吗?”土方先生轻轻推开前来挡路的堀川,执意向雪人走去。清光见事情瞒不住了,只好赶快让步,躲到总司身后。

“这,这羽织……很眼熟啊……”土方先生摩挲着雪人身上的羽织,雪已经有些化开,羽织上沾了薄薄的一层雪水,湿漉漉的,“堀——川——!!!”认出是自己的羽织之后,他只想找堀川理论!

“啊啊啊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干的!是清光!清光拿的!”堀川也一下子就不淡定了,一只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一只手指着早就躲到总司身后的清光。清光见状赶紧扯住总司的衣角,靠总司更紧:“我错啦我错啦!土方先生我错啦!”不管怎样先求饶再说,土方先生生气起来太可怕了!

“清光你过来!”土方先生往这边走来。

“哎呀土方先生消消气,孩子的事儿您跟他置什么气嘛……”总司抓着清光躲开了土方的第一轮“攻击”。
土方先生边说边继续上前一步,企图抓住总司身后的清光:“总司你就是太宠他了你看看,都被你宠坏了!”
总司一个转身:“他就这样,我待会回去好好骂他,让他帮你洗衣服!连洗三天!”
堀川见状,笑得前仰后合,跟过去抓住清光的衣角。这下成了一对三,跟老鹰抓小鸡似的。
“嘿你们三个,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们。”土方先生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索性放开了陪他们玩了起来……

院子里回荡着笑声。
雪人“兼桑”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他们。

故事仍然在继续。
但是清光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些,再慢些。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