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翻身吗

极度懒,懒到恨不得被踢屁股的地步。一应也是个社畜.....主要写点冲田组or新选组的辣鸡小短文,晕车,不喜欢开车,无碳出行。微博常年舔屏三次元爱豆路所以就不公开了果咩qwq

*第一次玩LOFTER呀不知道这样发格式对不对
*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烦请大家指正哦
*这是一篇听着近侍曲脑补出来的短文
*之前有在微博上发过
*高虐注意

昨天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院子里堆了厚厚的一层。夜晚经常有树枝被雪压断的声音,屯所已经彻底搬空了,雪压断树枝的声音衬得院子更冷清了。

“总司,你......”
“我不想扔,就这样埋着吧。也许哪一天我还会回来看看他。”

清光仍然记得那一天,是总司亲手把他埋在了屯所的八重樱树下。埋自己之前,这个人把自己擦拭了好几遍,甚至还帮他换上了新的缠绳。过去了这么多天,从夏到秋,从秋到冬,清光一直记得他的话,他说会回来看他。
屯所搬迁之后,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雨。清光起初以为他是下雨所以不来,可是雨停了,天晴了,他还是没来。接着入冬了,天气冷,清光想那个人身体不好还是别来了吧,可是雪已经停了,那个人还是没有来。

“啊啦,一下雪人都变懒了。”和他一起被埋在旧屯所的新八的佩刀突然坐到他身边,把他吓了一跳。
“拜托你不要老是突然出现好吗,”清光不满意的撇了撇嘴,“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改改你的性格,和新八一样稳重多好。”
“哎呀小清光,性格怎么可以改呢,这可是与生俱来的,如果能改,岂不白费了老天爷一番苦心。”
“就你歪理多。”清光紧了紧自己的围巾。

昨晚,他又梦到了几个月前的那一幕。
说来也奇怪,断刀之后他反而比以前睡得少了,可即便是只有三四个小时的睡眠,也还是会做很长的梦。
有时候梦到的是他还小的时候,和安定一起围着总司打闹,撞倒了院里的晾衣架被副长好一通教训。有时候梦到的是断刀之后,总司带着他一家家刀匠铺询问,他断刀的地方疼得很,总司就用羽织包着他。
可他最经常梦到的还是那个狭小逼仄的池田屋二楼,死缠烂打的敌人,炎热的天气,刀光剑影,此起彼伏的杀阵。
清光从来不后悔跟着冲田君去了池田屋。
嗯......至少现在不后悔了。

“你最近发呆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不发呆,我还能干嘛呢。我们不能离开本体太远。”清光抬起头看着八重樱,冬天的树枝干瘪枯燥。
像我一样啊。他这样想。我现在也是这幅样子吧,不能出阵的我了无生气,大和守那个家伙看到的话,应该会嘲笑我的吧。会说着清光你也不过如此嘛,然后和我比试一番。不过,这八重樱开花的时候,大和守和我都很喜欢在这树底下躺着休息啊,有时候还要为了哪个角度赏花更好看而抢起位置来,现在好啦,没人跟我抢了。这八重樱开花的时候,真是美极了。

开过花就好。

嗯。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对一个人怎么过冬这种事还是知道一点的。虽然总司老说我和安定两个家伙很麻烦,可是那都是我俩为了引他注意玩的把戏罢了。

我不怕的。一个人什么的,过冬什么的。
我有总司帮我缠上的新缠绳。

评论(5)

热度(37)